多維新聞網

多維历史:中共軍史中的十大敗仗

【多維历史】尽管中共對其軍史中的慘痛失敗加以掩飾,但我們仍能從历史的細節中找到那些使中共吃過“大苦頭”的敗仗。多維历史為您盤點中共軍史中的十大敗仗。

第十名 南麻、臨朐戰役

1947年華東野戰軍與國民党軍在南麻、臨朐发生激戰。連續進攻十天,未能攻克兩地,傷亡達五万多人,殲敵僅二万多人,被迫撤退。

背景:

1947年7月18日,華野內线5個縱隊(3、5、6、7、9縱)以4個縱隊對位于南麻(今沂水縣城)的整11師发動猛攻,以5縱實施阻擊。整11師頑強抵抗,同時25師和64師迅速增援,對阻擊陣地发起猛攻,20日突破阻擊陣地后直奔南麻,華野主力被迫于21日撤退。三天后,南麻紋絲不動,而黃百韜集团軍的援兵已經到了。粟裕兩面受敵,難以支撑,不得已下令退兵。粟裕手下的四個縱隊傷亡慘重。 國軍損失在8000人,解放軍大約在14000人。

22日整8師(李彌)由濰縣南下,于23日下午占領臨朐,堵住華野后撤之路。華野又于25日发起對該師的猛攻,該師同樣頑強抵抗,同時25、64等三個師(11師未參戰)迅速馳援,27日進抵阻擊陣地,29日突破陣地,華野主力被迫于30日再度撤離。 華野此次傷亡21500人,國軍損失14500人。

粟裕于1947年8月4日主動发電報向毛澤東、華東局寫檢討,請求處分。1947年8月6日毛澤東复電說:“粟裕同志支[四]午電悉。几仗未打好,不要緊,整個形勢仍是好的。望安心工作,鼓舞士氣,以利再戰。”同一天,華東局也发來一份與毛澤東電文精神相同的電報。文中說“20年革命戰爭中,你對党、對人民貢獻很大。近兩月來的戰斗,雖未能如五月以前那樣偉大勝利,卻給敵以強大殺傷。近月來傷亡較大,主觀上可能有些缺點,但也有客觀原因。只要善于研究經驗定能取得更大的勝利。自74師殲滅后,你頭暈病,久未痊愈,我們甚為懷念,望珍重。”陳毅在同一天发給軍委、華東局的電報中說:“最近粟裕、陳賡等先后脫穎而出,前程遠大,將與彭(德懷)、劉(伯承)、林(彪)并肩前進,這是我党與人民的偉大勝利。”又說,“我們對戰役指導部署历來由粟裕負責。過去常勝以此。最近几仗,事前我亦無預見,事中亦無匡救,事后應共同負責,故力取教訓,以便再戰。”

8月11日,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給陳毅、粟裕和饒漱石的電報,認為陳毅8月6日的電報“所見甚是,完全同意”,7月几仗雖減員較大,并未妨礙戰略任務,目前整個形勢是有利的。

1947年8月4日,毛澤東致電陳粟:“我們仍主張粟裕迅即繞道聊城去鄆城,指揮陳唐、葉陶。五個縱隊在鄆城地區休整,就現有兵力在魯西南積極策應劉鄧作戰,不可喪失時機。粟未到前該五縱均歸劉鄧直接指揮,粟到后粟受劉鄧指揮。陳率六、九縱俟水退后,迅速轉至東邊與二、七縱會合,從反面鉗制魯中、魯南之敵。但你們的供應重心應轉至魯西南。”

根据這份電報來看,毛澤東在8月4日之前,曾提出將陳粟分開,但陳粟不同意,于是毛澤東說“仍主張粟裕迅即繞道聊城去鄆城”,也即堅持陳粟分開的主張。

(高虎腦紅軍烈士紀念碑,由中共廣昌縣委、廣昌縣人民政府批准修建)

第九名 廣昌戰役

1934年4月,在第五次反圍剿戰斗中,紅一方面軍一、三、五、九軍团在江西廣昌地區筑壘阻擊國民党軍進攻。苦戰18天,被迫放棄廣昌,傷亡5093人,殲敵僅2626人,其中紅三軍团傷亡2705人,約占全軍团總人數的四分之一。

背景:

1934年4月10日,國民党軍发起進攻。國民党軍河東縱隊向大羅山、延福嶂的紅軍陣地发起猛攻。中共中革軍委以紅一軍团、紅三軍团和紅五軍团第十三師等部頑強抗擊,使國民党軍進攻受挫。而河西縱隊則乘紅軍主力集中于盱河東岸作戰之機,突破了紅九軍团和第二十三師的陣地,于4月14日占領甘竹。

4月19日,國民党軍河東縱隊攻占了紅軍大羅山、延福嶂陣地。当日黃昏,紅軍以紅一軍团和紅三軍团主力向進占大羅山之敵发起反擊,經多次冲殺,未能阻止國民党軍進攻,被迫撤退。20日,國民党軍河西縱隊由甘竹向長生橋進攻,河東縱隊由大羅山、延福嶂向高州塅推進。当日黃昏,紅一、紅三軍团再次在盱河東岸向饒家堡、苦竹坑的國民党軍发起反擊。紅三軍团6次與國民党軍爭奪饒家堡陣地,但終因缺乏火力,被迫撤出戰斗。至23日,國民党軍河東、河西兩路縱隊相繼占領香爐峰、高州塅和長生橋、傘蓋尖等陣地,逼近廣昌城。

4月27日,國民党軍河東、河西縱隊同時向廣昌城发起總攻。中共中革軍委以紅九軍团第三師和紅五軍团第十三師在盱河東岸牽制,以紅九軍团第十四師扼守廣昌,集中紅一軍团、紅三軍团和第二十三師,又一次向廣昌西北反擊,仍未奏效。與此同時,國民党軍河東縱隊接連突破紅九軍团等的防御,并與河西縱隊取得聯系。這時廣昌城已處于國民党軍東、北、西三面包圍之中。紅軍被迫于当晚撤出廣昌城,向廣昌以西以南轉移。至此,廣昌戰役結束。

彭德懷指揮軍隊前進)

第八名 西府戰役

1948年4月,西北野戰軍向寶雞发動進攻,連克數城,初期大勝。但國民党軍迅速組織反擊,解放軍反陷入重圍之中。后轉戰一千余里,突出重圍,弄得極為狼狽。此戰殲敵二万,自身傷亡一万五千。

背景:

在西北野戰軍左右兩路相繼打援失利、攻克寶雞,但又被迫倉惶撤離的情況下,國軍整編第82師馬繼援部確實相当強悍,再次突然襲擊并擊潰六縱教導旅,4月29日攻占舊永壽縣、旬邑等地,迅猛切斷西北野戰軍和中共陝甘寧根据地的聯系。

馬繼援占便宜之后,對外宣稱:我們如不能把陝北的共軍消滅完,否則南京會把我們調到山西戰場去。南京方面和胡宗南也大造輿論,還組織一個中外記者參觀团到戰區采訪,大力烘托馬繼援英雄形象。胡在給馬的祝捷電報中稱:自古英雄出少年,我兄足以当之云云。

彭德懷企圖尋找戰機,殲滅整編第82師一部或大部,狠狠地打擊一下這股國軍的士氣。5月6日,在馬頭坡遭遇戰中,共軍將馬繼援的乘馬(据說,這是馬步芳最喜愛的一匹新疆大青馬,在馬繼援赴隴東作戰前夕送給他的)擊傷,馬本人也几乎被擊中。

但是,國軍裴昌會兵团一改過去密集方陣推進的作戰方式,實行几路并進、長追不舍的戰術,為避免兵力分散,所過之處均不留兵守備,力求依仗數量上的優勢圍殲西北野戰軍主力。共軍企圖尋殲馬繼援部主力的計划再次落空。

在國軍重兵猛烈圍剿之下,彭德懷等人率領西北野戰軍主力,從5月5日開始,历經屯子鎮、荔鎮、肖金鎮、三不同、東平鎮等數次苦戰,一路疲于奔命,損兵折將,被俘人員接連不斷。于12日轉移到中共老解放區馬欄、轉角、高王鎮地區,終于擺脫國軍快速追擊。

西府戰役至此告一段落。此次作戰,中共西北野戰軍轉戰1500多華里,深入國軍的后方,連克重鎮,消滅一部分國軍的有生力量,收复老巢延安,但同時自己的人員、物資損失也極為慘重。

(四平戰役照片)

 第七名 四平戰役

1946年4月,東北民主聯軍與國民党軍進行保衛四平之戰。堅守一月,殲敵一万,自損八千,被迫后撤,被國民党軍追了上千里,一直攆過松花江。

历史背景

1945年8月抗日戰爭勝利后苏軍占領四平,1946年1月國民政府接管四平。1946年3月15日戰斗打響,3月17日結束。東北民主聯軍6000多人從國軍手中奪取四平。

1946年4月18日-5月18日。國民政府東北保安司令長官杜聿明,率其部下新六軍、新一軍、七十一軍,攻下四平街。林彪部隊十万余人撤退。在四野作戰副科長王繼芳叛變的影響下,國軍大舉往長春、永吉進攻。

1947年6月11日戰斗打響,6月30日結束。解放軍反攻,國軍堅守。解放軍東北民主聯軍總指揮林彪羅榮桓,前线指揮李天佑洪學智鄧華。這是解放軍第一次大城市攻堅戰。國軍前线指揮71軍陳明仁。最終東北民主聯軍反攻失敗傷亡五万余人。

1948年3月,這時東北民主聯軍已完成整編總兵力達70余万并正式改稱東北人民解放軍。主要是這段時間林彪得到喘息機會,得以完成土改,获得極大民心,才能在短時間內使軍隊擴充至70万。解放軍動員第一縱隊、第三縱隊、第七縱隊14万步兵進攻四平。3月4日開始外圍戰斗,3月12日開始總攻,3月13日結束。全部殲俘四平一万四千余名守軍,總攻不到一天就拿下四平。

第六名 湘江戰役

1934年11月,中央紅軍長征轉移,與國民党軍在湘江邊展開激戰。經六天血戰,紅軍冲過湘江脫險,但此戰損兵三万余人,全軍從長征開始的八万六千減至不足三万,損失慘重,而殲敵僅七千余人,几遭全軍覆滅之險。

背景:

湘江戰役是第一次國共內戰中,雙方的一次戰役。

1934年11月下旬,蔣介石調集25個師沿湘江構筑了對紅一方面軍“長征”的第四道封鎖线。11月25日,紅一方面軍分四個縱隊,從興安、全州之間渡過湘江,但后續部隊因輜重過多行動緩慢未及時通過。國軍抓住良機发起猛烈進攻。

林彪統一指揮紅一軍团、紅三軍团、紅4師參與了這場戰役,紅一軍团在腳山用陣地戰硬頂著國軍湘軍的進攻,損失6000人。中共党史專家稱:“林彪、聶榮臻指揮的紅一軍团在湘江戰役中起了相当关鍵的作用。不然,中共中央和軍委領導人就有可能被俘,中國革命也有可能在此失敗。”

湘江戰役的結果使中央紅軍由10余万銳減為4万余人,董振堂、陳云之紅五軍团損失過半,劉少奇、羅榮桓的紅八軍团和少共國際師于此役几乎覆沒。

(志願軍正发起進攻)

第五名 五次戰役轉移階段之戰

1951年5月,抗美援朝五次戰役進攻殲敵階段完成后,志願軍參戰各兵团開始向北轉移。因過于輕敵,掩護計划不周密,遭到美軍的快速反擊,一時陷入被敵分割包圍之中。后主力部隊脫險,但三兵团六十軍第一八零師損失大半,几乎覆滅。整個戰役殲敵八万二千,中朝方損失八万五千,其中志願軍損失七万五千。僅轉移階段失蹤就達二万多人,后證實其中一万七千余人被俘。其余估計在戰地死亡。

背景:

5月16日,中國軍隊聯合朝鮮人民軍,在東线发起第二次大規模攻勢,中國方面方稱為第五次戰役第二階段,美軍方面稱為“第二次春季攻勢”,或者叫做“五月大屠殺”。中國人民志願軍集合第3兵团第9兵团,會同人民軍3個軍团向東部戰线的韓軍陣地发動猛攻,擊破了3個韓國師的防线,韓國師丟棄裝備四散逃入深山。東面戰线被中國朝鮮軍隊突入防线十几公里。美軍迅速出動飛機炸毀剩余的裝備,之后美軍第2步兵師堅守住了陣地,使中國人民志願軍突破口不能擴大。

聯合國軍從西线迅速增援部隊,并利用空軍和炮火封閉了突破口。5月21日,中國軍隊由于攜帶的彈藥食品基本耗尽,終止了攻勢,向北撤退。聯合國軍使用特遣部隊在全戰线迅猛追擊,企圖合圍后撤的敵軍大部隊,人民軍華川水庫附近的頑強抵抗幫助大部分中國軍隊成功轉移。中國志願軍第3兵团遭到了慘重的損失。

5月22日,志願軍已經較為疲勞了,也出現了較大的傷亡。剩下的部隊人困馬乏,彈藥欠缺,糧秣耗尽。李奇微將軍通過對“肩上后勤”能力的計算,知道志願軍的攻勢已經接近尾聲。聯合國軍共十三個師在五月中旬反攻。志願軍主動全线撤退。5月24日,中國人民志願軍第180師(原解放軍60軍180師,軍長韋杰)被截斷在三十八度线以南,大部分戰死,被俘一部分,剩余少數撤退回三八线以北。

其它部隊也遭到了一定損失,不得不繼續向北撤退。聯軍一直推進到鐵原金化一线。志願軍以六十三軍死守鐵原一线,與聯合國軍進行極為慘烈的戰斗,終于阻止住聯合國軍的進攻,穩住了局勢。中國全线后退40公里等待國內新銳兵团的到來,在6月10日,聯軍也停止了進攻,第五次戰役結束。

(方志敏)

第四名 兵敗懷玉山

1934年末,方志敏率紅十軍团北上,在江西懷玉山遭國民党軍几十個团的圍攻,最后彈尽糧絕,遭到潰滅。全軍2万多人僅千人突出重圍,方志敏和軍团長劉疇西被俘犧牲。

背景:

1934年11月初,以紅七軍团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隊到達閩浙皖贛邊區,與紅10軍組成紅10軍团,方志敏任紅10軍团軍政委員會主席,奉命率紅10軍团北上抗日,在皖南遭國民党軍重兵圍追堵截,艱苦轉戰兩月余,被七倍于己的敵軍重重圍困在懷玉山區。方志敏帶領先頭部隊奮戰脫險,但終因寡不敵眾,彈尽援絕,于1935年1月29日被俘。

1935年1月27日紅十軍团在玉山縣懷玉山區戰敗,方志敏與軍团長兼二十師師長劉疇西、十九師師長王如癡、二十一師師長胡天桃、軍团參謀長曹養山等人一道被俘(軍团政委樂少華、政治部主任劉英與粟裕等人突圍成功),同年8月6日于南昌下沙窩被槍決。

在遇難前,方志敏在獄中寫有《我從事革命斗爭的略述》、《可愛的中國》、《清貧》等文。

1957年于下沙窩修建化纤厂挖地基時发現了方志敏9塊遺骨。1960年在南昌西郊梅嶺山麓修建方志敏烈士墓,毛澤東親筆題詞。

(皖南事變中的新四軍) 

第三名 皖南事變

1941年1月,新四軍軍部及2個縱隊在皖南地區遭國民党軍8個師圍攻,經10天戰斗,全軍九千余人除二千余人突圍外,余全部陣亡或被俘。軍長葉挺被俘,政委項英犧牲。

背景:

1941年1月4日夜晚,新四軍軍部和皖南部隊9000余人由涇縣云嶺地區出发,准備分左、中、右三路縱隊,經江苏南部向長江以北轉移。5日,部隊行至茂林地區時,遭到顧祝同以新四軍“違抗中央移防命令,偷襲圍攻國軍第40師”為由,將新四軍軍隊包圍和攻擊。

6日,顧祝同與上官云相率第三戰區之第32集团軍8万多人,在蔣中正命令下,向新四軍发起總攻,并強令“徹底加以肅清”。項英曾數次发電報給延安,要党領導毛澤東向政府交涉停火,但毛并無相关回應。9日,劉少奇電毛談起項英的情況,毛回電說他什么情況也不知道。10日,新四軍總部報告毛:“支持四日夜之自衛戰斗,今已瀕絕境,干部全部均已准備犧牲。”“請以党中央及恩來名義,速向蔣、顧交涉,以不惜全面破裂威脅,要顧撤圍,或可挽救。”12日,毛要求周恩來“向國民党提出嚴重交涉,即日撤圍”。周恩來在13日向國民政府提出抗議。

項英在事變当中成功脫險,但在兩個月后因攜有新四軍的黃金儲備而被他的副官劉厚總槍殺。

交涉期間,雙方火线冲突進行了七天七夜,新四軍已陷于絕境,葉挺根据東南局副書記饒漱石的意見,致書上官云相,表示願往上官總部“議和”,14日葉挺被扣押,新四軍政治部主任袁國平于逃跑時被擊斃。同日,新四軍茂林陣地完全被占領。全軍約9000人,除約2000人在黃火星、傅秋濤率領下突圍外,大部被俘、失蹤或陣亡。

新四軍副軍長項英與副參謀長周子昆在蔣介石下令停火后突圍逃出,3月12日兩人于涇縣濂坑石牛塢赤坑山遭隨從副官劉厚總開槍打死。3月17日,蔣中正发布命令,宣布新四軍為叛軍,取消新四軍番號,將葉挺交軍事法庭審判。中國共產党進行回擊,指示八路軍、新四軍在軍事上自衛,在政治上反攻。20日,中共中央軍委发布重建新四軍軍部的命令,任命陳毅為代理軍長,劉少奇為政治委員。

共產党方面控訴這是嚴重的第二次“反共高潮”,以殉難的愛國者自居,將責任完全推給國民党方面。

此事變主要將領葉挺遭逮捕,予以監禁,5年后于1946年釋放,葉挺出獄后申請成為中共党員,乘飛機由重慶回延安時飛機墜毀,同機死亡的還有王若飛博古、鄧发及葉的部分家人。1943年,國民革命軍第三戰區司令顧祝同以“抗日戰爭”、“制裁解散新四軍”及“肅清江南共軍”有功,被中華民國政府頒发中國軍人最高榮譽之青天白日勳章。

(西路軍將士)

第二名 西路軍慘敗

1936年末,紅軍四方面軍部隊為執行寧夏戰役計划渡過黃河西征,組成西路軍。在几個月的轉戰中,遭優勢的青海軍閥馬家軍圍攻,因戰略錯誤,苦戰不脫,最后全軍覆滅。全軍二万一千余人中,一万余人戰死,六千余人被俘,余下大部逃散,最后冲到新疆的僅四百余人。

背景:

陳昌浩和徐向前作部署,計划以30軍為前鋒,占一條山、五佛寺地區,控五佛寺渡口;以9軍占鎖罕堡、打拉牌等地,阻西南援敵;以5軍居后,駐三角城警戒蘭州來敵;總指揮部居中,位于趙家水。30軍很快占据了一條山村寨,李先念和程世才將軍部設于雙龍寺,然后程世才率88師兩個团攻占五佛寺,并控制了渡口。而9軍軍長孫玉清、政委陳海松則指揮部隊消滅了打拉牌等地的守軍,并圍困鎖罕堡的600多守軍。10月30日,中共中央軍委電令:“九軍、三十軍暫控制眼井堡大路、三塘驛、五佛寺,休息待機。”11月1日,朱德張國燾在关橋堡會見林育英,而后致電陳昌浩、徐向前,稱苏聯援助的軍用物資已准備好,何時到達定遠營尚待通知;河西的部隊要准備單獨北進寧夏,去定遠營取援助物資;河東部隊可能與敵暫成相持狀態。意識到寧夏戰役計划推遲,陳昌浩和徐向前作防御准備。

11月3日,中央電令河西紅軍西進。紅軍與馬步芳部全线激戰。11月6日,陳昌浩,徐向前等制定“平大古涼戰役計划”(平番,大靖,古浪,涼州),決定西進,于平大古涼占据立足點,策應河東紅軍渡河。11月8日,中央決定放棄寧夏戰役計划。提出“作戰新計划”。以一方面軍,二方面軍組成南路軍出陝南,四方面軍河東2個軍組成北路軍,待機入晉,河西紅軍組成西路軍,在河西建立根据地,打通去苏聯路线。西路軍正式成立。總指揮徐向前,政委陳昌浩。

11月11日,中央來電詢問西路軍行動意見。西路軍領導決定西進。11月16-18日,古浪戰斗失利,9軍損失三分之一。11月22-12月上旬,西路軍與馬家軍連續激戰,紅軍兵力減至15000人。1937年1月上旬,西路軍進至臨澤,高台一帶。1月12-20日,馬家軍猛攻高台,高台失守,5軍全軍覆沒。軍長董振堂、政治部主任楊克明和3000余名將士犧牲。2月1日開始,西路軍與馬家軍在倪家營子血戰40天。3月14日,西路軍僅剩3000余人撤進肅南縣石窩山,并在此召開西路軍軍政委員會最后一次會議,決定將剩余部隊編成3個支隊,分散行動。

徐向前、陳昌浩脫離部隊,計划返回陝北向党中央汇報情況.徐向前一個人沿著祁連山晝夜兼程。在平涼,徐向前遇到了由劉伯承、張浩率領的援西軍的前哨——耿飆的部隊,順利地回到了延安。在保存下來的紅四方面軍改編為八路軍一二九師后,徐向前擔任了副師長,成為八路軍中的一員重要將領。而陳昌浩回了老家。1937年6月輾轉來到武漢。

西路軍余部分成三個支隊,在由李卓然、李先念等組成的西路軍工作委員會領導下轉入祁連山區打游擊。其中兩個支隊大部分損失,由李先念率領的左支隊历尽艱險,于4月底到達新疆東大門星星峽。西路軍余部700多人到達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后,幫助盛世才擊潰了了当時的新疆親蔣勢力并改稱“中國工農紅軍西路軍總支隊”,對外稱“新兵營”.后又接受苏聯的軍事援助。他們學習汽車、裝甲車、炮兵、無线電、航空、軍醫和情報等技術。為培養抗戰人才,“新兵營”成為訓練抗日軍事干部的重要基地。

西路軍二万一千八百人在河西走廊几乎全軍覆滅。其中戰死者七千多人,被俘九千多人。被俘后慘遭殺害者五千六百多人,回到家鄉者二千多人,經營救回到延安者四千多人,流落西北各地者二千多人。

>

(金門縣古寧頭戰史館)

第一名 金門戰役

1949年10月,第三野戰軍十兵团二十八軍對金門发起進攻。因戰役发起過于倉促,渡船被毀,后援不濟,苦戰三天后,全部主攻部隊共9086人,除數人渡海逃回外,全部犧牲或被俘,是解放軍戰史上成建制覆滅的最慘烈之戰。

背景:

1949年10月1日,毛澤東在北京宣布成立中華人民共和國。10月15日,解放軍渡海发動廈門戰役,解放軍先佯攻鼓浪嶼,成功吸引國軍注意力,造成國軍判斷失誤。之后,解放軍分數路成功登陸廈門,解放軍擊敗守島國軍。10月17日,國軍福州綏靖公署代主任湯恩伯棄守廈門,解放軍成功占領該地。解放軍葉飛將軍將屬下的32軍船只分发給28軍,決定集中船只來進攻大金門,但鑒于船只數量還是不足,日期一再的延后,終于在1949年10月24日当晚決定下令渡海進攻大金門,結果登島的解放軍在島上戰斗三晝夜,全軍覆沒。

金門戰役解放軍共有三批登陸,首批為10月24日晚的二十八軍八十二師的二四四团、二十八軍八十四師的二五一团、二十九軍八十五師的二五三团和二十八軍八十二師的二四六团三營,共十個建制營;第二批是10月25日晚的二十八軍八十二師二四六团一營二連和兩個機炮排,以及從全团抽調的30多名戰斗骨干(共300多人)、二十九軍八十七師二五九团三營的200多名戰斗骨干(實際上島100多人);第三批是10月26日晚二十九軍八十七師二五九团一營二連的30多名(接應傷員撤退),合計9,086人,其中船工、民夫約350人。

解放軍戰史稱登陸部隊大都犧牲,包括二五一团參謀長郝越三、政治處主任王學元、二四六团副团長劉漢斌,幸存被俘者僅3,900余人,其中營長6人、連長5人、指戰員1人,大部被送至台中干城營房关押;其他官階較高,如二五一团团長劉天祥是用飛機運回(有說在台絕食死亡)。國軍戰史稱俘虜解放軍7,364人,具體情況是二○一師俘虜1,495人,一一八師俘虜3,204人,十一師俘虜735人,十八師俘虜995人,十四師俘虜935人,兩者之說法差異甚大。

解放軍戰史稱斃傷國軍9,000多人,國軍戰史稱陣亡1,267人,傷1,982人,共3,249人。陣亡最高職務的是十九軍十四師四十二团团長李光前上校。但1953年國軍金門地區陣亡將士公墓收斂金門、大二擔、南日島三次戰斗的陣亡及病故人員共4,500具尸體,其中大二擔、南日島戰斗的規模遠遠遜于金門戰役,可以粗略估算金門戰役國軍陣亡人數約在3,500人以上(結合國軍自己公布的1,267人,加上就地補入金門守軍的解放軍俘虜2,000人,大致相当),負傷者估計在5,000以上。

此戰役后,守第一线的二零一師回台灣整補,而胡璉之第十二兵团則于12月1日奉命就地改為金門防衛司令部。湯恩伯代理總司令及李良榮兵团司令奉命赴台灣,第十八軍軍長高魁元一直做到陸軍總司令、參謀總長、國防部長。

 

 

更多熱門話題請見:

美軍鏡頭下殘酷的朝鮮戰爭[19p]

德軍鏡頭下苏德戰爭[21P]

鄧麗君金門勞軍罕見照[17p]



(一青 編輯)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專題

頭條速覽

24小時48小時一周十大熱門文章

十大熱評文章

熱門標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