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新聞網

周曉丹:近距離看六四學生領袖王丹

【多維历史】自上周中國美國大使周文重來學校演講之后,今天學校又迎來了89年六四事件的主角之一——王丹。

王丹69年生人,六四之后,在監獄里关押了4年,釋放后由于繼續從事相关活動,再次被捕,判刑11年,后因國際輿論壓力,被釋放直接流放到美國,現在Harvard历史系攻讀博士學位,馬上即將畢業。


我坐在第二排,看的聽的都比較清楚。王丹給我的感覺是,首先覺得他還是挺真誠的,并不是一味的唱高調,鼓吹六四有什么重大意義之類的,相反的,他承認当時的絕食似乎有欠妥当,而且學生所做的也不都是正確的。其次,覺得王丹特别的鎮定,不管對他的人身攻擊也好,對各种各樣的提問也罷,總是能安靜的把問題聽完,然后從容不迫、條理清楚的作出回答,而且聲音很平靜。

演講完之后,我冲上去的比較快,先問了兩個問題。一是問他六四中最大的教訓是什么,王丹回答說學運一開始的目的只是為了喚醒民眾的意識,本來只是單純的學生運動,后來逐漸演變成了一場社會運動和政治運動,超出了他們的控制,也是他們始料未及的,既沒有准備也沒有經驗,造成了一些錯誤,這是他覺得最大的教訓。第二個問題是問他對我們這一代年輕學生的寄語,王丹回答說對我們這一代學生即感到失望也感到希望,“失望”是因為80后這代學生大多數只考慮自己的個人利益,缺乏一种責任感,“希望”是因為我們這代人是未來祖國的主體,也只能把希望放到我們這代人身上,所以王丹寄語學生們應該多對祖國和社會有一种責任感。

還有一些关于六四的信息比較有意思,比如当年其他學生“領袖”現在的情況。据王丹親口回答,除了王丹他本人以外,其他人都在賺錢,柴玲(我個人覺得就是個賤人,雖然王丹說柴玲是最后一個撤離廣場的)以及她丈夫封從德,在Boston有家注冊的軟件公司做遠程教育,而且被政府允許可以回國賺錢,吾爾開希在美國開了高科技公司賺錢,這些人加起來賺的錢都不如李錄多,因為李錄在華爾街做投資銀行。

王丹本人的計划是在Harvard畢業之后找工作,八成是教書。現在是被流放不能回國,一旦平反,他是隨時准備回國的。

在被問到為什么這些所謂的學生“領導”活了下來,而讓他們的同學去流血,王丹的回答是,只有那些活下來的才被政府列入黑名單成為運動的“領導”,犧牲的人就無人問津了,有一批的學生領導還是犧牲了的,比如人大的自治聯主席,只不過王丹他們是幸存下來的而已。這個回答贏得了觀眾的兩次掌聲(雖然我個人不太以為然)。

另外在被問到关于“和諧社會”的問題時,王丹同樣認為,正是因為社會的不和諧已經強烈到足以引起高層的注意,所以高層才要提出“和諧社會”。

关于六四的背景資料,有一部叫做《天安門》的紀錄片,前半部分有几個地方我是噙著眼淚看完的,后面的運動感覺變了味,更多的就是感慨而不是感動了。個人覺得,這部片子還是比較客觀的,并不特别偏向學生或者政府的哪一方。

對于整個六四,我個人的立場是偏溫和的。學生比較冲動,不計后果,或許取得的結果也并不一定就是好的,但是不管怎么說,學生的一腔愛國之情,表現出來一些很純粹的東西,這是很長時間以來中國人最缺乏的東西,当你看到這些東西的時候,是很難不受到感動和激勵的。不過另一方面,政府当時那么做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正像很多人所說的那樣,真如果讓學生勝利了,國家可能也就一塌糊涂了。讓我感嘆的是,兩方面都缺少那么一些理性和寬容,而有理性和寬容的人又沒有足夠的領導力……anyway, 我相信历史最后是會給這次事件一個公正的評價的。

過去的已經過去了,重要的是未來該怎么辦。我信奉的是“內聖外王”,先把自己搞利索了,再去說别的,然而不管怎么說,“和諧”以及人性中的真、善、美都是應該提倡的,最難做到的,就是在惡劣和丑惡的環境下,仍能忍辱負重,不懈的去追求美好的理想。真的很希望能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向著一個共同的理想而奮斗,各按所長,為了最精華的民族精神的覺醒,為了祖國真正走向富強民主,而做出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

 

更多熱點話題請見:

王丹、烏爾開希和柴玲的區别

六四民運人士王丹的“深意”

历史回顧:38軍軍長徐勤先六四抗命被撤



(范盛雨 編輯)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專題

頭條速覽

24小時48小時一周十大熱門文章

十大熱評文章

熱門標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