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新聞網

荒淫無道的軍閥馬步芳 連外孫女都慘遭其蹂躪

阿匐見了大起詫異,認為一個男人不可能有這么多妻妾,必定是他拐了别人的老婆。因此当面罵他道:“你這人帶别人的太太來朝覲天房,把天房褻瀆了。我要打你的耳光,趕你出去,還要報告政府,驅逐你出境!”嚇得馬步芳趕快把太太們就近送人,别人說養不起,他又貼上一點錢。等到朝覲結束后,又去硬討回來,被人傳為笑料。

1961年春,馬步芳為台灣当局的“外交事業”制造了一起大丑聞。起因是五姨太馬月蘭的反戈。馬月蘭是馬步芳的堂弟馬步隆的女兒,馬步芳去開羅時,她和家人隨行。馬步芳看上了侄女的美貌,要納她為妾,還威脅馬步隆夫婦說:“你們不把她給我,我要你全家都活不成!”就這樣,馬月蘭成了伯父馬步芳的玩物。

馬步芳來沙特当“大使”后,馬月蘭被关在吉達海濱的住宅里,不准與任何男人接觸,還常遭到馬步芳的毆打,而其父母和弟妹,則遠遠避開。不料后來,馬步芳又瞄上了馬月蘭的母親和她的兩個妹妹,要她寫信召她們來馬公館“一同生活”。馬月蘭無法忍受這种母女姊妹同受蹂躪的恥辱,斷然拒絕,于是馬步芳更竭力折磨她。

剛巧,這時台灣当局又給自己駐沙特“大使館”派來一個“參贊”宋選銓。宋的妻子是外國人,思想開明,很同情馬月蘭的處境,于是幫助她逃出虎口,藏身于自己的住宅。接著,馬月蘭不斷向台灣“外交部”、“監察院”、“立法院”等處发出控告信,要求他們責成馬步芳速將她被扣押的護照发還,好讓自己去台灣控訴這位伯父兼丈夫的“大使”的罪行。

馬步芳知道后,下令在“大使館”內挖了個坑,准備活埋宋選銓,又親自帶領數人去砸宋的家門。宋選銓和馬月蘭跑到陽台上向外大聲唿救。沙特警方立即派來警察,当場將馬步芳一行人拿下。但是馬步芳是“外交使節”,享有豁免權,而其余的人則被送往警局关押。

這時,台灣当局“外交部”派來調查此事的官員聞訊趕到,力勸馬步芳以“党國聲譽”為重。馬步芳馬上向其下跪磕頭,請他不要把“党國”和“家事”混淆。接著,馬步芳爬起來,與站在陽台上的馬月蘭對罵。

馬月蘭會講阿拉伯語,忽而用中國話回罵馬步芳,忽而用阿拉伯語向圍觀的沙特行人作公開揭露。当時約有近800人圍在現場,造成了交通堵塞。最后,由沙特阿拉伯外交部出面調停,把馬月蘭護送出境。接著,從黎巴嫩直至港英当局,馬月蘭一路控訴,一路為之大開綠燈,竟使馬步芳原以為她到了貝魯特便無法動彈的盤算落空。

不久,馬月蘭逃到台灣,出現在台灣“監察院”的控訴席上。繼而,沙特華僑的聯名控告信似雪片飛來。台灣報紙上尽是“踏花歸來馬蹄香,風流大使太荒唐”、“后宮多佳麗,侄女充下陳”等標題。“監察委員”們亦紛紛以“敗壞邦交,貽誤國是”、“亂倫逼婚,迫害僑胞”等罪名,提出劾馬案,直至要追究“外交部”、“行政院”的責任。

馬步芳自然不會送上門來受審,台灣当局更是想尽可能遮蓋丑聞,最后,由馬步芳“自請辭職”了事。馬步芳在沙特弄得聲名狼藉,中東各國也不歡迎這個披著宗教外衣的丑類。從此他就一直躲在公館里消磨時光。

据傳聞,1975年,一位到麥加朝聖的青海穆斯林老人曾暗訪馬步芳。彌留的馬步芳已說不出話,兩人在袖中用西部獨有的方式手談。說到欠下家鄉的感情時,老人出示一個羊頭、一個馬頭和一個牛頭。馬步芳連連搖頭。再問時,馬步芳老淚縱橫,他顫抖著指指天、指指地、又指指自己的心,用生命做思念的情感豈是金錢能夠衡量的?馬步芳在無限的鄉愁中辭世,尸骨留在了數千里之外的沙特阿拉伯。

1975年7月31日,惡貫滿盈的馬步芳暴死在沙特,終年73歲。


(姚永花 編輯)
首頁上一頁1|2|3| 4 下一頁尾頁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專題

頭條速覽

24小時48小時一周十大熱門文章

十大熱評文章

熱門標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