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新聞網

荒淫無道的軍閥馬步芳 連外孫女都慘遭其蹂躪

他另外購買13層樓房一幢,作為其余人員的住所。為了不坐吃山空,馬步芳開了一個舞廳和三家酒店。

馬步芳為人荒淫無恥,在國民党上層中少見。在大陸時,他曾公開說:“生我、我生者外無不奸。”部屬的妻女,自己家族的胞妹、侄女、兄嫂、弟媳,都難逃他的魔爪。在埃及,馬步芳仍然難改其風流本性,酒店的女侍、舞廳的舞女、隨他到開羅謀生的部屬的家眷,都被他奸淫。甚至連他的外孫女,也遭其強奸,后生下一個兒子。為了掩人耳目,馬步芳親手將這個嬰兒殺死。据后來旅居中東的回族僑民向台灣國民党当局的控拆,包括漢、回、滿、蒙、藏、哈(薩克)、撒(拉)等各族女性在內,被馬步芳蹂躪過的,不下5000人。

與此同時,馬步芳還大做走私生意。過去國民党政權撥給他的大批軍費,都被他兌換成黃金后私吞了,聽說黃金在印度黑市上值錢,便組織偷運倒賣的勾当。

1957年,因埃及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受歡迎的馬步芳又遷居沙特阿拉伯居住。馬步芳從權力頂峰一下子跌落到漂泊海外過著寓公生活的普通老百姓,每天無所事事,就聘請了中、阿文家庭教師,堅持同全家大人小孩一起學習阿拉伯語和文字,還請人給他讀《古蘭經》,似乎是兩耳不聞窗外事,一心只讀“聖賢書”了。從表面上看心態還較平和的他,常對身邊人說:“打天下,坐江山,誰勝誰坐,還不是那么一台戲!”“到哪個山里砍哪個柴,這有什么不行的。”

兒子馬繼援不久從國內逃了出來。父子一見面,馬步芳就面帶笑容地說:“啊!你來了,你來了就好,把軍隊都交給他們了嗎?”馬繼援答:“都交給他們了。”馬步芳說:“這就對了。”總之,馬步芳平日里沒有表現出多少沮喪的情緒,似乎清閒愉快、自得其樂。但是当國際形勢有了風吹草動之時,他的反共嘴臉就暴露無遺。

50年代末,台灣当局想乘國際反共反華、社會主義陣營出現矛盾和青海藏區、甘南地區发生過一些民族糾紛和冲突的機會,妄圖策划反攻大陸。馬步芳也抓住機會吹噓,由他指揮的游擊隊仍在大西北堅持反共斗爭。他還詭稱,大陸來朝拜的人員当中就有他的游擊隊代表和聯絡員,是來接受他的指示,并再三請他回去領導反共大業的。

沙特華僑很多,都是虔誠的穆斯林。馬步芳還想再過“土皇帝”的癮,于是行賄台灣当局,最后謀得了台灣当局駐沙特的“全權大使”。可是馬步芳的阿拉伯語講得很差,也最怕參加任何“外交宴會”,每日很少去“大使館”辦公。他的漢字水平也很差,接近文盲,一應公文都寫個“閱”字,再交秘書們核辦。

50年代末時,台灣当局曾積極行動,想邀沙特國王去訪問台灣,以擴大台灣当局在阿拉伯國家的影響。可是馬步芳一想到自己要“陪同”回台灣,便態度消極,一拖再拖,直到最后不了了之。馬步芳在任4年中,沒履行過一回去台灣“述職”的義務。

馬步芳壓迫当地僑胞的手段相当毒辣。沙特的華僑多以縫衣制帽為生,馬步芳把所有的縫紉機都買下,迫使僑胞用高價向其轉購。各國的華僑來麥加朝聖,也遭其盤剝,否則就誣以“通匪”等“罪名”,讓沙特方面不予签證。而原先就在沙的僑民,護照大多被其扣押在手,更使其頤指自如。

馬步芳剛到沙特時,也常帶著一群姨太太去麥加朝覲。
首頁上一頁1|2| 3 |4下一頁尾頁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專題

頭條速覽

24小時48小時一周十大熱門文章

十大熱評文章

熱門標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