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維新聞網

荒淫無道的軍閥馬步芳 連外孫女都慘遭其蹂躪



另外,馬步芳故意留下甘肅省政府主席郭寄嶠,以抵制馬鴻逵,等時機成熟再逼他讓位。馬步芳還发動各地大肆獻馬獻旗,派代表來蘭州祝賀,為自己大造聲勢。蘭州擠滿了前來獻禮的代表,連日大擺宴席,跳舞作樂。馬步芳任命的蘭州城防警備司令趙瓏大肆搜捕□□和進步人士。馬步芳指示他們要“寧可錯殺一千,不讓走脫一人”,凡发現對馬步芳黑暗統治有不滿言行的,便施以拷打或者槍殺,之后更是頒布了《緊急治罪法》,實施法西斯統治,把死刑擴大到了無所不包的范圍。

但馬步芳的迷夢很快破滅。8月20日,解放軍第一野戰軍在彭德懷指揮下发起了蘭州戰役。就在解放軍對蘭州发起總攻的前一日,馬步芳悄悄溜回了老巢西寧,留兒子馬繼援督促部下作拚死一戰。馬步芳花重金雇陳納德“飛虎隊”9架飛機,將历年搜刮來的財富源源不斷地運往國外,先運往香港,后運往中東。

青海“土皇帝”馬步芳在埃及当寓公,在沙特当“大使”,荒淫本性不改。

8月27日,蘭州解放。廣州國民政府不放過馬步芳,8月27日,國民党國防部長徐永昌受閻錫山委派,飛抵西寧,一面要追究馬步芳的責任,一面指示他以西寧為基地作困獸之斗。馬步芳不服氣,同徐永昌大吵一通。

最后,馬步芳借口要向國民党中央求援,帶著一大群姨太太乘上陳納德的民航大隊飛機,背著徐永昌飛往重慶,永遠離開了自己殘暴統治了40年的青海。

9月6日,到達重慶的馬步芳得知西寧已被解放軍攻占,號啕大哭。也抵達重慶的徐永昌一方面責難馬步芳,另一方面借機扣留了馬步芳運到重慶的一部分財富。馬步芳不敢在重慶久留,不久就飛抵廣州。馬步芳電令還在西北戰場上的兒子馬繼援速來廣州會合。不久,馬氏家族和青馬集团的部分核心人物也先后汇集到廣州。

但廣州也非久留之地。9月下旬,馬家所有人員遷到香港,聚居于皇后大道100號,這是北臨海灣、南靠香港山腳下的一條繁華大街。在此期間,10月上旬,蔣介石電召馬步芳去台灣。馬步芳無奈,不得不遵命到了台灣。他把西北戰場失敗的全部責任完全推到了馬鴻逵的身上,而蔣介石卻命他重返西北,收拾殘部,繼續同解放軍對抗。西北戰局已無法挽回,這實際上是叫馬步芳去送死,馬步芳不寒而栗,遂萌生去意。

10月初,台灣当局的“行政院”召集第52次會議,以馬步芳擅離職守,給予“撤職議處”的處分。馬步芳感到此生作惡太多,再在台灣呆下去后患無窮,決定離開。他施展了慣用的“黃金外交”,以2000兩黃金賄賂了能在蔣介石面前說得上話的國民党元老吳忠信,由吳向蔣周旋,才获准暫不返回西北。馬步芳深知自己的所作所為和惡人先告狀的做法難以持久,一旦馬鴻逵赴台,一定會同他算賬。

10月11日,馬步芳飛回香港,以到麥加朝覲為由請假,辦了出國護照。爾后,他同逗留在香港20多天的親屬部下,包租了英國航空公司的3架專機,大人小孩共200多人,從香港飛往沙特阿拉伯王國首都利雅得。

到利雅得后,沙特國王特地接見了他,并表示要贈送他一輛小汽車,馬步芳婉言謝絕了。馬步芳安排完大家的生活,購買了4輛小汽車,率部分人員前往麥加朝覲,并到麥地那朝拜穆罕默德陵墓。因為当地天氣太熱,只得暫時轉到塔伊夫省避暑。之后,馬步芳又帶著隨行人員遷往吉達海港,那里氣候比較涼爽,各國駐沙特領事館多建在該市。

自1950年起,馬步芳遷居埃及首都開羅。他在開羅住宅區馬爾地33號購買公寓一院,作為自己的私宅,其內部的裝修陳設超過王宮。
首頁上一頁1| 2 |3|4下一頁尾頁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專題

頭條速覽

24小時48小時一周十大熱門文章

十大熱評文章

熱門標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