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2017:但願中國再無劉曉波

小枝評論2017-07-13 11:43:01

劉曉波的名字可能不被所有中國人所熟悉,相信若干年后,對于他的故事,知曉的中國人會更少。然而,即便如此,人們依然應該在今天感謝,中國依然擁有這樣願意為自己的理想信念,為中國之未來前途命運而甘願把牢底坐穿的知識分子。

北京時間7月13日,在持續多日的搶救無效后,罹患肝癌晚期的劉曉波最終未能躲過死神。最后時光里的劉曉波形容枯槁,時刻處在人們的注視之下。而今,他離去的消息讓人們擁有了重新檢視了中國的社會。


他希望自己是最后一個因言获罪的人,也渴望這樣的人越來越少。(圖源:Reuters)

在他缺席的那些年里,獄中一日獄外十年,整個中國所經历的劇變可能是劉曉波所難以想象。人們在現實中掙扎,似乎已經從那個熱衷民主價值和中國未來的政治熱情中脫離開了,而這不是劉曉波所熟悉的世界。

在這個世界里,人們爭論劉曉波究竟只是沽名釣譽者,還是非暴力的理想主義悲情英雄。以至于,有的人以暗語緬懷,在虛擬空間遍插蠟燭,而有人則從未意識到他的真實存在。后者不知前者緣何而悲,前者不解后者緣何而樂,一個國家,兩個世界。

亦有人說,他希望自己是最后一個因言获罪的人,渴望這樣的人越來越少。但為此而做出這种不可彌補的犧牲,值得嗎?

但不管答案為何,對于劉曉波們,每一個并不熱衷1980年代所謂的民主化浪潮的人也應該意識到,一直有人為所謂的公民權利及自由價值而搖旗呐喊,即使不合時宜,即使為政權為威嚇,也即使有兒女情長的牽絆,即使利益消長的權衡……亦不改初衷。

而對于一個政權來說,也應該在它執政的時期對于擁有這樣的知識分子而感到慶幸。就像多維社論《必须重建對知識分子的認識》所說,在這樣一個新的時代,在這樣的目標引領下,中共必须督促所有官員重建對知識分子的認識,將“專政”轉換為“執政”,學會與知識分子溝通交流,不是也不應該再迷信已經嚴重過時的斗爭思維或專政方式。

最起碼,即便可以不予支持,至少不要扼殺他們的存在。我們不希望看到7月12日一名工程師知識分子所說的,即便英雄盛名如秋瑾者,也像魯迅說的:軒亭口離紹興中學并不遠,就是秋瑾先生就義之處,他們常走,然而忘卻了。

(小枝 評論)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