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舟山破世界性難題 帶魚人工飼養成功

2017-07-13 04:50:42

帶魚的飼養技術,至今被認為是個世界難題。養殖帶魚,在以前,無疑是個天方夜譚式的話題。它有著“離水即死”的魔咒,别說人工飼養,連老漁民都几乎沒見過活的帶魚。眼下,這個世界性的大難題,被中國浙江舟山水產研究所攻克了。

据中國大陸媒體《都市快報》7月13日報道,帶魚捕食烏賊和蝦,住深海、洄游、身子弱、好內斗。它的美味,一直被吃貨們所念叨。漁民捕撈這种魚類的历史非常長,但海洋學家一直想攻克馴養技術,道路非常曲折。

在舟山水產研究所的養殖基地,有一個室內的水池。水池內,一條條銀色的絲帶迅速游動。這樣的奇觀,以前從未有過。舟山水產研究所所長徐志進說,水池里的帶魚一共300多尾,在室外的水池里生活了一個半月后,轉移到了室內。

据了解,室外的水池深約2米,而室內的更是只有1.5米深——野生帶魚一般生活在一兩百米的深海。兩個月前,這批野生的帶魚苗被引入水池,当時身長只有20厘米左右。經過人工飼養,已經長到了現在的40多厘米長。如果順利,明年上半年這批帶魚可以長到七八十厘米長,性腺成熟,進入繁殖期。


浙江舟山攻破一項世界性難題(圖源:VCG)

為什么帶魚很難養殖?

据溫州打魚者介紹,“因為帶魚生活在深海,捕撈上來后壓力急劇變化,魚鰾爆了。帶魚一般是遠洋拖網,從深海捕撈上來的,上岸就死了。魚鰾都爆了,還能活嗎?”“人為改變壓強,成本太高,不現實。”徐志進說,帶魚很難養殖,壓力變化還不是唯一的原因。

徐志進說,帶魚是洄游魚類,根据水溫的變化,每年千里大遷徙,在近海和遠洋,以及南方的東海和北方的黃海、渤海之間游動。“人工無法提供這樣的洄游環境。”此外,帶魚體表沒有大的鱗片,容易受外傷,帶魚生性凶猛,同類之間互相殘殺,這些都給人類養殖帶來了困難。

舟山怎么把帶魚養活的?

徐志進說,他們慢慢馴化帶魚,改變它的習性,就像野雞變成家雞一樣,習性完全變了,這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在無法改變壓強的情況下,舟山水產研究所從其他方面,尽量給帶魚們提供一個舒適的環境。“水干淨一點,溫度適合一點。我們不知道怎么配飼料,就先喂活的小魚小蝦。”

“如果帶魚能順利適應水深,長期活下來,那么后代會有很大的概率慢慢適應。”徐志進說。

研究人員還发現,如果帶魚個體差異大,容易彼此攻擊,所以要尽量讓同一個水池里的帶魚個頭差不多大。帶魚生活的環境變了,在人工環境下,能不能性成熟?不能洄游,如何度過夏天的高溫,如何越冬?徐志進說,這個是全新的領域,沒有經驗可以借鑒。

“養殖”包含了兩個含義:養活和繁殖。徐志進坦承,目前他們僅僅養活了一批帶魚,才走出了万里長征的一小步,接下來還有很多難关。換句話說,帶魚養殖要實現產業化,走上大眾餐桌還很遙遠,“慢的話,也許還需要几十年。”

帶魚產量大又便宜 為什么還要人工養殖?

据徐志進所知,帶魚是海魚里面產量最高的,光舟山一年的產量就有十几万噸。帶魚也是最物美價廉的海鮮,大家都吃得起。在平時,小一點的帶魚10元(1元人民幣約合0.1471美元)一斤就能買到。

有一种說法,帶魚的產量已經相当高了,因此人類沒有必要像发展大黃魚養殖那樣,投入大量資源,去研究帶魚的養殖。但徐志進不這么認為——“現在的帶魚資源需要保護,我們掌握了帶魚的習性、規律,對資源保護也是個促進。”

研究顯示,由于過度捕撈,帶魚的生殖年齡正在提前。帶魚通過生殖規律的變化,來補充自己的种群。但相應地,我們所能捕到的帶魚個體也越來越小。

徐志進說,受沿海的海水污染影響,野生帶魚的食品安全需要重視,就像貝類的重金屬問題。“而養殖的水質做過淨化,會好很多。另外,養殖的口味未必比野生的差,三文魚大部分是養殖的,比野生的口味要好。”

(苏念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