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不能改變不公平 但這四种情況能

2017-06-19 05:19:47

一直以來,經濟政策制定者都在試圖解決這個問題,尽管在不同時期解決這一問題的緊迫程度有所不同。自從20世紀80年代以來,不平等現象再次加劇,甚至在最近達到历史高峰,人們也開始越來越嚴肅認真地尋求緩解不平等的方法。


教育能否改變不平等?(圖源:VCG)

綜合媒體報道,這個問題貌似已經被解救了。斯坦福大學教授沃爾特·沙伊爾德(Walter Scheidel)定義了四种無可爭議的緩解不平等的方法:戰爭、革命、國家崩潰和致命的傳染病。相比于提高教育水平這樣的和平手段,或是金融危機這樣的非暴力震蕩,這四种方法被認為對于扭轉不平等現象更加有效。

沙伊爾德指出,今日人類所面臨的不平等程度并不是史無前例的。最富裕的美國人所擁有的收入占總體收入的比例直到最近才達到1929年的程度。在英國,第一次世界大戰以前,占人口比例10%的富人擁有90%的私有財產,而現在也不過比一半稍微多一點。

這表明,如今的不平等現象還有可能變得更加極端。全球化、人口老齡化以及移民讓公共服務偏離了再分配政策,從而加劇不平等現象。而且,新技術以及大范圍的自動化將會進一步擴大高技能和低技能勞動力之間的鴻溝。

沙伊爾德認為,要想在美國、英國以及其它地方緩解如此嚴重的不平等現象,需要根本的政策變革。過去的經驗表明,這些旨在推動平等的政策唯一发揮效力的時機就是在災難发生之后。

如果說這四种情況在历史上是僅有的能夠緩解不平等的有效方法,而它們現在又都沒過去那么理想、有效,我們又該何去何從呢?

這的確是個問題。今天,在美國像特朗普那樣的人以及在歐洲的那些民粹主義者,都會不同程度地表示:“看看40年前的一切,讓我們確信我們要回到那個時代。”他們隱含的意思是要回到戰后時期,那時經濟得以增長,中產階級在壯大,不平等現象并不嚴重,一切都挑不出什么毛病。

是的,那確實是非常理想的狀態。不過看看当時的政策、稅收、关稅和工會,這一切都是在非常特殊的背景之下提出的。今天的政策制定者、倡導者和學者們必须更加努力地思考,尋找在今天也可能有效緩解不平等現象的高尚的方法。

現在是否已經有人提出既有效又符合現實的政策了呢?

在美國和英國,不平等現象如此嚴重,以至于被執行的政策只會帶來微小的改善。已故學者托尼·阿特金森(Tony Atkinson)寫了一本很著名的書《不平等:我們能做什么?》,他試圖為這些政策的成本定價。這表明,進步是可能的,但也只會進步一點點。采取的方法越激進,代價就會越高昂,而考慮到現在的政治局勢,也就越不可能采取這些方法。

如果沒有政治意願或是財政資源來解決当今的不平等問題,那么不平等現象會變得有多糟?

不平等不會無限期地持續下去。肯定會有某种限制,只是我們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如果你生活在一個全球化的經濟環境中,那里有多种從其他國家获得資源的方法,或者你將自己的資產放在其他國家,那么就有可能造成極度不平等,尤其是在分配鏈的最頂端,我們之前從未有過這种經历。

這還尚未发生。但如果你跟遺傳學家聊聊,會知道我們正在朝著這個方向去。眾所周知,一些最大膽的或者可能會遭受倫理質疑的試驗正在東亞的某些國家展開,并且具有很大的发展潛力。

几十年全力以赴,父母們有可能創造出人工培育的良种嬰兒。如果這樣的事情會发生,結局就是會產生一個在基因上就與其他所有人不同的上層階級。它不只具有遺傳學意義; 很多人都在致力于可以提高自我能力的移植。

当然還是有希望的,但是,想以20世紀初期那种方式實現真正的實質性的平等化是不可能发生的。

(喬克 綜編)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