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權社會父親節為什么敵不過母親節?

夢溪撰寫2017-06-19 02:34:36

每年6月的第三個周日是國際上最主流的父親節日期,在包括英國、美國的70多個國家,人們都會在這一天表達對父親的謝意。利用禮物傳達情意,不管父親節還是母親節,都是很普遍的現象。然而,一些調查數据顯示,美國子女在母親節花的錢比父親節更多;英國人買賀卡送母親的平均消費也高過了父親;在中國,父親們似乎也同樣不認為子女有義務在這一天置辦禮物。

男權社會中父親的社會地位

也許有很多人并沒有對這一現象進行深入思考,而將其視為司空見慣的現象,不足為奇。然而,我們目前所處的社會,一直被詡為男權的社會,從這個角度來講,父親節不管從重視程度還是從商家获益的角度看,敵不過母親節,應該值得認真思考。

在說到身處男權社會或者說父權制社會時,就會想到男人掌權的政府或者權力組織。值得注意的是:在日常生活中,家庭至少擁有和政府一樣強大的力量,而当家做主的都是女人。這也是一种權力組織。正如通常所看到的,几乎每個女人都在女人掌權的家庭結構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只有很小一部分男人在男人掌權的政府和宗教組織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父親節孩子“反哺”父親(圖源:VCG)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何懷宏曾這樣分析,“父親就是父親”有兩層含義,一是指和政治关系的脫鉤,讓父子关系解脫傳統政治的責任和革命政治的象征意義,重歸一种單純的血緣親屬关系。二是說,因這种血緣关系的先后及養育,兒女對父母應有一种尊重和義務。

根据何懷宏教授兩層含義的解析,在提及父親節時,應該是更傾向于讓父子关系解脫傳統政治的責任和革命政治的象征意義,重歸一种單純的血緣親屬关系。在家庭親屬关系中,母親的角色認同在某种意義上是高于父親的。

家庭中性别角色的職務擔当

英國卡片之家聯合創始人邁爾斯·羅賓遜,在談及賀卡在母親節的平均消費額高于父親節時指出,“父親和母親的確沒有得到同等的重視和文化認同”。在分析這一現象的成因時,南加利福尼亞大學消費心理學家拉斯·佩納(Lars Perner)博士說,母親通常被認為是家庭里最大的貢獻者,所以在某种程度上,許多人認為應該給母親購買更好的禮物。反過來,父親自己也往往并不認為子女有義務為他們購買禮物。

這一分析,與中國家庭父母角色的分工也是基本一致的。從感情上,孩子往往與母親更親近,溝通也更多,而對父親的感情則較為含蓄。如此以來,反映在消費市場上,中國在母親節的消費力度也大于同樣源自西方的父親節。

除了社會地位與家庭角色分工不同外,父親節的重視程度遜于母親節,也與商家的利益直接相关。

商家對利益的追逐

中國大陸《北京青年報》在父親節当天的報道說,國內商家在父親節上的活動力度明顯不如母親節和兒童節。即使今年父親節恰逢各大電商推廣的“618年中購物節”,大部分電商網站也并沒有選擇把父親節的廣告頁面放在首頁。

英國的情況也差不多相似。BBC 6月15日的一則報道稱,即使人們為父親節的花費逐年增長,但人們在這一天的消費熱情仍然遠遠不及母親節。

美國零售聯合會(NRF)的數据則顯示,2017年,美國人在購買母親節禮物上的消費總額達到236億美元,人均花費約為186美元。而參考往年父親節的消費情況,NRF預計今年父親節的消費總額將約為155億美元,人均135美元。從這一數据來看,人們在父親節的消費僅為母親節的四分之三。

雖然父親節的消費比重與父權社會并不匹配,但也是存在合理性的,導致這一現象的答案在美國性别研究的知名人物沃倫·法雷爾(Warren Farrell)的著作《男權的神話》可以找到。男性支配并不存在,存在的是男性和女性共同支配,支配領域的分工反映了角色的分工。男性或者女性都主宰著自己的責任領域和自己承擔生命風險的領域,男性和女性都既是主宰者也是從屬者。

如果說現在我們所處的社會還是“男權社會”的話,父親節干不過母親節,也許就是在各自領域发揮主宰作用的表現,也是對社會多樣性的揭示。不論從哪种意義上來看,實際上,人類都未曾經历過單一的父權制或者母權制,每個社會都是父權制和母權制的綜合體。

 

(夢溪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