拳頭加枕頭 80年代中國影視怪相

2017-05-17 22:02:33

20世紀80年代的中國電影曾一度追求商業片的類型化,既有“拳頭加枕頭”的粗陋,卻又有“文化精英”的思緒。


当年,《大眾電影》雜志的封面總能掀起輿論熱潮(圖源:新浪微博“@嚴鋒”

綜合媒體報道,80年代中國的國產電影中的“裸露尺度”在越軌和被糾正中往前走。1980年,張瑜在《廬山戀》中的泳裝造型是当時國內不可思議的大尺度。該片上映時,泳裝場景卻并未被剪掉。但是在1986年,朱琳在《大眾電影》的封面上因為穿了一件露肩低胸禮服,被指有傷風化。于是,下一期《大眾電影》,鞏俐扣緊了旗袍領子上封面。

那時候也沒有裸替,中戲三年級學生伍宇娟親自上陣出演《瘋狂的代價》中的浴室洗澡場景。因為出現在片頭,关鍵部位被字幕全部遮擋。但影片上映后,還是有熱心觀眾寫信罵伍宇娟道德敗壞。后來,伍宇娟回憶当初如此大膽,主要是還沒有男朋友,小她兩歲的賈宏聲是之后才交往的,而且家長又不在身邊,片酬對于中戲三年級學生來說也算丰厚。

影片《原野》表現劉曉慶與楊在葆的幽會戲,觀眾只看到劉曉慶解開了一顆紐扣,絕對沒有《芙蓉鎮》里劉曉慶與姜文的對手戲激烈。《芙蓉鎮》那可是第一次在國產電影中出現生動的“襲胸戲”,讓觀眾充分體會到了“摸”跟“碰”在視覺上的差别。聯系戲外姜劉兩人的緋聞,再次證明了演員只有真情投入才能演出好戲。

打情色擦邊球的電影在隨后的90年代再未出現。接著DVD、網絡時代迅速到來,觀眾所費不多便可欣賞别國发達的情色文化。見多識廣之后再回看,80年代中國國產電影中的那些裸露便顯得既邪典又有几分清純。

大陸拍攝的第一部動作片是《神秘的大佛》,這部“打得很難看”的動作片,實在是一部“恐怖片”。影片中老和尚為了保護佛財,挖了自己的雙眼,并將扎在刺刀上的眼球展示給觀眾看,作為一部中小學生包場觀看的電影,這一場景給許多70后留下了驚恐的記憶。

80年代的一些電影中流行過一陣自刺雙目,1985版《夜半歌聲》中,小姐為了跟毀容的戀人团聚,用兩根銀針刺瞎了自己的眼睛。影片以多組鏡頭展示扎眼前戲:烏黑如戴了美瞳的雙眸,玉指捏起老中醫針灸用的銀針,左右兩個側面鏡頭,接著豎直銀針,准備冲刺,分别給左右前三個鏡頭交代,短暫停留……此時,觀眾緊張、興奮、難過、恐懼,又急切想看到扎眼的殘忍后果。

盜墓片更是可以堂而皇之地讓尸體搬出來嚇人。《夜盜珍妃墓》中那個臉色如白無常,手指如雞爪的珍妃一度引发了觀眾的議論:野史上不是說珍妃是被扔井里淹死的嗎?水浸的話,應該是又白又胖才是。這是考据癖的疑慮,完全不妨礙古墓里的珍妃把觀眾嚇得魂飛魄散。《黑樓孤魂》中還有人死、咽氣的臉部特寫,并用兩束簡陋的激光表示靈魂出竅。如今看起來喜感十足。

80年代的導演也樂于展示“文化精英”的一面。《銀蛇謀殺案》中,賈宏聲殺人時聽的是披頭士的“Let it be”,殺人犯因此像個反文化英雄。《庭院深深》翻拍自瓊瑤的“三廳”電影,卻有瓊瑤源頭勃朗特姐妹的哥特小說氛圍,飾演反派配角簡非凡的焦晃是当年話劇舞台上的“莎劇王子”。

同樣有哥特小說氛圍的《夜半歌聲》中,毀容戲子的台詞簡直是在念詩:“我孤獨啊……我早上起來看不到昨夜的人生;晚上睡覺只能聽到自己毛发的生長……”放在今天或許會被觀眾惡搞,因為詩人的時代已經過去。

80年代也是許多文藝范導演最好的時光。李少紅拍了迄今為止最好的一部電影《血色清晨》,改編自馬爾克斯的小說《一樁事先張揚的凶殺案》,現在她只拍些鬼魅風格的電視劇。

張建亞作為最早探索商業類型片的導演,拍攝了奠定其喜劇路數的《少爺的磨難》以及后來的《王先生之欲火焚身》,如今卻一直在爛片奇葩和主旋律電影間徘徊。1989年,米家山導演了他最好的一部電影《頑主》,從此成了一記絕響。

(喬克 綜編)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