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中年危機:大陸青年在焦慮什么

喬克撰寫2017-04-20 05:31:57

在談論人生危機這件事上,中年人已經不再具有獨占權。“1992年生人已經正式步入中年”登上新浪微博熱搜之后,关于中年危機的討論一直不絕于耳。一些大陸的90后年輕人,自稱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來,早早地患上了中年危機,而且病症愈演愈烈,引得大陸媒體都在問:我們的年輕人怎么了?


大陸官媒批年輕人暮氣沉沉,但這能怪他們嗎?(圖源:VCG)

所謂“危機”就是焦慮

什么是“前中年危機”?這還得從中年危機說起。中年危機,也稱“男人四十綜合征”,但從廣義上講,中年危機不僅僅是种特定的年齡現象,它還是一种心理學名詞,本質就是“焦慮”。

這种焦慮源于時間本身:昨天永遠比今天明天溫柔,因為它已經過去,于是它也不再焦慮,它篤定的樣子總是能給在現實面前無能為力的人們些許心靈安慰。

這种焦慮也自于對于生命力喪失的恐懼:当身體敏銳地感受到衰弱時,人們會情不自禁地想起青春期,那种万物生長無畏無懼的狀態,那段血液沸騰無憂無慮的時光。

所謂“前中年危機”是年輕人提前進入了本該是中年人才有的狀態。早前,《人民日報》曾刊发評論《莫讓青春染暮氣》,就注意到這樣一個現象:本該朝氣蓬勃的80后卻暮氣沉沉,他們心態集體變“老”,開始陷入懷舊,不斷嘆老,甚至精神上也陷入“早衰”。現在看來,這篇文章以及当時引起的討論,頗有先見之明。

未老先衰的年輕人

2015年秋,華文互聯網上流傳著一篇署名“姜文”的文章,作者系統地描述了40歲“中年危機”的病症:“中年是個賣笑的年齡,既要討得老人的歡心,也要做好兒女的榜樣,還要時刻关注老婆的臉色,不停迎合上司的心思。中年為了生計、臉面、房子、車子、票子不停周旋,后來就发現激情對中年人是一种浪費,夢想對于中年是一個牌坊,守得住忠烈,還要做得好孫子。”

作者是否導演姜文本人已經不重要了,從這段話中,40歲的中年人看到了自己的樣子,20歲的青年看到了自己的未來。

而在“前中年危機”討論潮中,有一篇《90后,你的中年危機已經殺到》也在互聯網上瘋狂傳播,文中列舉了90后已經有的中年危機的症狀。職場上,無所事事,卻疲憊不堪;生計:只有謀生,沒有生活;情感上,一個人生活,孤獨寂寞;身體上,已經有初老的症狀……這些看似不相干的新聞,討論的卻是同一個問題:它反映著時下的80后、90后身上所承載的巨大壓力。

80后、90后的確陷入了中年危機的那种撕扯狀態:想要获得這一切是這么艱難,干脆放卻又心有不甘。于是年紀輕輕的他們,自然就有著中年人的那种老氣和疲態,或許他人仍在銳意進取,但顯示出來的精神狀態卻是一种焦慮和不安。

前中年危機不過是自嘲

大陸近日印发了《中長期青年发展規划(2016-2025年)》,將青年的年齡范圍限定為14-35周歲。重新划分青年與中年的界限,顯然還不能解決問題,因為青年人可以自稱自己得了“前中年危機”,過了中年之后又有“后中年危機”。

所以,“中年危機”這個提法并不十分准確,畢竟誰的人生從頭到尾不是一場危機?

但這個話題也在折射出大陸社會已經面臨著某些嚴峻的、刻不容緩的問題,比如如何讓社會更加公平正義,如何讓房子用來住的而不是用來炒的,如何暢通階層流動渠道讓青年有更廣闊的進步空間?這些問題亟需全社會共同努力予以破解。

現實是殘酷的,除了怨天尤人自暴自棄以外,還有一個方法,就是走過它,承擔它,改變它。魯迅說:生命的路是進步的,總是沿著無限的精神三角形的斜面向上走,什么都阻止他不得。

(喬克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