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外”說中文難學 到底難在哪?

2017-03-21 03:20:24

國際友人經常吐槽中文難學,他們甚至寫了一首歌,歌名就叫“女人啊,你簡直就像中文一樣”。中文為什么這么難學?!


對于外國人來說,漢字為什么難學(圖源:VCG)

綜合媒體報道,漢字對于寫慣了字母和單詞的西方人來說,是首当其冲的令人頭疼。對于拉丁語系的所有語言來說,最基本的組成單位是字母。一個英國人,學會26個字母,以及標點符號、空格所有這些句子的組成部分,需要多久?大約1,2天。 

中文呢?并沒有和拉丁語系的字母相對應的基本單位。非要說組成語言最基本的“字素”,只好算偏旁部首。可是偏旁部首的數量可比拉丁字母的數量要多得多了,尽管各种字典的分法不一:《說文解字》分了540部,《康熙字典》分為214部,《新華字典》分為189部,最新出版又變成了201部。

不管是哪种算法,都比拉丁字母的數量多多了,可這還不是漢字最難的地方……

難寫的漢字

因為即使記住了所有偏旁部首,如何將他們組合還是一個難題。英語的書寫是一維的,每個字母挨著從左向右寫下去。可漢字卻是一個個二維圖象:偏旁部首們可以一上一下,一左一右,一內一外,還有三個、四個部分擰在一起變成一個字。更甚的是,在組成漢字的過程中,這些部首會被擠壓、被拉抻、被扭曲、被異化,最終才能全部擠進一個方塊字中。

所以對于母語是拉丁語系的西方人來說,學英語,隔層紗,學漢語,隔座山。

寫了還是不會讀

好不容易學會了寫字,學中文的人還會遇到第二個当頭一棒的難題:寫了還是不會讀。目前世界上大多數語言,都是拚音文字,看著一個單詞的拚法,就能大致讀出它的讀音來。

現代漢語經過演化,從象形漸漸发展成了會意字,從完全的圖画轉變為方塊字,每個方塊字由一些“字素”組成。這些字素中,有的會意,有的象聲,還有的……不知道為什么就是在那里。

漢字中,有一小部分可以從字形和偏旁部首里大致猜到讀音,但是大部分不行。所以對于母語是拚音文字的人來說,學中文相当于學兩門語言——一門說的漢語,一門寫的漢語。即使會講流利中文的人,也可能一個字也不認識。

會讀但是不會用

每個人說起自己的母語,都會認為自己的母語沒有語法。中文有語法嗎?除了語言學專業的學生之外,大部分中國人都沒學過中文語法。中文似乎“天生”就是這么講的,選詞造句的方式、句子的結構,似乎“天生”就是這么自然。但是學中文的外國人會沉痛地告訴你:中文的語法難到讓人摸不著頭腦。

但是學中文的外國人會沉痛地告訴你:中文的語法難到讓人摸不著頭腦。

確切地說,中文語法的難處不在于复雜,卻在于簡單:動詞不分人稱和時態、詞性轉換沒有變化,沒有不規則動詞,沒有動詞單复數之分,沒有陰性陽性,不用擔心主謂一致……

“我吃”與“你吃”,“今天吃”與“昨天吃”,“我愛”與“我的愛”,沒有前綴后綴,一個字用遍各种場合詞性。

沒有這些复雜的語法規則,中文豈不是變得很簡單?

非也。

因為原本可以從詞性變形和動詞規則里體現的時態和語義,在中文里只能通過語境和少量語氣助詞來體現。請看以下對話——“你吃了嗎?”“我還沒吃。”“那你吃點吧。”“不,我吃不了。”

第一句中的“了”表示完成時,第二句的“還”是副詞,表示到現在為止(“還沒”相当于not yet),第三句的“吧”表示祈使語氣,到了第四句同樣一個“了”字,表示可能。

真可應了老子的那句著名的開篇語:道可道,非常道。

 

 

(喬克 綜編)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