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紀錄片《重回適之路》引起的思考

夢溪撰寫2017-03-20 21:15:19

《重回適之路》是十集紀錄片《先生》里講述胡適的一集,由高小龍導演執導。整部影片基本是科普胡適的人生历程。在思想史上的開創性及其影響來講,胡適可以說是使中國傳統哲學或者思想智慧真正步入現代化進程的第一人。

除了影片本身,在提問環節中,從觀眾的問題也能引发其他向度的思考。

正常VS反諷

在這部紀錄片中,在整部影片播放的大約三分之二處,有小學生彈琴的場景,彈奏的樂曲為《我愛北京天安門》,這是內地小朋友和現在的青年人都會唱的一首歌,基本是全民普及。作為一個在內地長大、接受內地教育的觀眾來講,這再正常不過,完全不會去想是否是刻意安排一首這樣的愛國歌曲。但對在其他環境長大的觀眾來說,影片該處對歌曲的選擇,是否具有反諷意義,則被懷疑。

影片放映結束后,進入提問環節,其中一名觀眾提出的問題是這樣的:我看到您在影片中在小朋友彈唱歌曲時,影片中展現的是《我愛北京天安門》,請問在這里是否是想表達反諷的含義?


胡適的思想具有開創性意義(圖源:VCG)

從講話的語調來判斷,應該是香港本地的年輕學生。他的問題拋出后,紀錄片導演高老師的回答如下:在內地這很正常,任何一個學校,当有領導或者其他人士到校參觀時,一般校方都會安排一些有才藝的小學生來表演節目。通常節目的程序和內容也都是固定的,也就是說,不管誰去參觀,演奏的曲子基本都是固定的几首,我們去學校拍片時也一樣,所以并不存在特定的反諷意義。

意識形態的裹挾

對高老師的回答,這名小觀眾是否滿意,不得而知。但他講的卻是客觀存在的一种狀態。

当他提出這樣一個問題,見微知著,可以看到不少年輕人在看待一些問題上時,確實容易受到意識形態的裹挾,滑向將問題泛政治化的一端。

也許,另一名觀眾的提問同樣能提供佐證。“我注意到影片中您的拍攝地點主要是集中在胡適的老家安徽績溪和台灣,而北京和上海則基本沒有出現,對胡適思想轉變起著关鍵性作用的美國,更是基本沒有提及,請問您是出于哪方面的考慮?還是考慮政治方面的問題?如果是這方面的問題,我們這邊可以提供很多資料協助”。


有觀眾表示該紀錄片中缺少北京和上海的鏡頭(圖源:VCG)

“主要是經費方面的問題,我們整部片子的拍攝總共用了八万人民幣,台灣去了兩次,績溪去了三次;美國方面也有,不過主要是采風的形式,正如您提到的美國對胡適思想的轉變是关鍵性的,所以計划再單獨拍一集……”

“一千個讀者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觀影感受會受到自身生活經驗、知識水平以及社會文化環境的影響,進入接受領域后,觀眾的解讀就形態各異了。

不過,在提出的問題里,卻清晰看到了兩岸三地在認知上的一些差異。正是因為這些差異的存在,才能在差異中尋找共同的銜接點,在不斷地碰觸交流中加深了解去凝聚成一股合流。

(夢溪 撰寫)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