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2万件文物出水 確認張獻忠沉銀傳說

2017-03-20 19:49:41

在四川彭山江口古鎮的岷江江底,張獻忠到底“藏”了多少寶藏?這些寶藏中,是否“藏”有張獻忠“屠川”鐵證?四川考古史上首次江底考古自2017年1月5日啟動以來,截止3月19日,現場考古已進行兩個多月。現場又有哪些重大发現?


張獻忠沉銀遺址(圖源:VCG)

3月20日中午12點30分,封面新聞-華西都市報記者走進考古現場之一:在出水文物臨時庫房——江口漢崖墓博物館看到,出水文物被整齊堆放在庫房里,有金冊、銀冊;有金幣、銀幣、銅幣和銀錠;還有鐵刀鐵矛等兵器。

現場一·岷江圍堰

寶貝藏于河床與砂石之間

3月20日上午10點,記者來到位于彭山區江口鎮政府對面的考古現場。“只看證,不看人,哪個打電話都沒得用。”安保人員說。

站在高處,整個考古現場尽收眼底。不過,想要進入遺址內,得過4道門。

据了解,這四道門分别是大門、更衣室、工具室和安檢室。在最后一道門內,有三名特警守著一個安檢通道,旁邊擺著一個指紋打卡機。

工作證在這里不管用了,只有錄入指紋的人員,才能進出這最后一道門。“這是最后一道門,主要做金屬探測,防止有人把東西帶出來。”安保人員說,整個圍堰周圍,不僅有眾多監控,更有數量不菲的特警,24小時執勤。

中午12點30分,获准記進入考古发掘現場,這也是啟動江口沉銀遺址考古工作以來,媒體記者首次大規模進入核心考古區域。

在現場,考古區域面積大約10,000平方米,沙石遍地,部分區域河床裸露。砂石堆邊,挖有深溝,旁邊不僅有抽水機不停抽水,還有選石機,對初層沙石進行篩選,防止文物流失。

在媒體获准進入區域的左側前方5米左右,20多名考古人員,正在挖出的深溝里面進行作業。据參與考古的相关人員介紹,本次出土的文物,大部分都集中在砂石底部的基岩上。


張獻忠沉銀地考古出的文物(圖源:VCG)

現場二·臨時庫房

出水文物有金有銀有兵器

在江口漢崖墓內,一張約5平方米的長桌上,鋪上了紅布。周圍設置了警戒线桌子最兩側,擺放著兩個木箱,一個木箱裝著金冊銀冊,另一個木箱,裝著西王賞功幣。桌子的中間,排成五行,最中心,放著几個五十兩銀錠。銀錠兩邊,放著各种金器、銀器,其中金器居多,有金錠,金鐲子,金戒指等。据現場考古人員介紹,這只是部分出土文物。長桌兩旁,就是文物庫房。

“這里禁止拍照,進來,請把手機、攝像機放在籃子里。”在考古現場對面,江口漢崖墓博物館已被臨時設定為江口沉銀文物臨時庫房。進入其間看到,出水文物被存放在庫房里。這些文物包括西王賞功金幣、銀幣、大順通寶銅幣、金冊、銀冊、銀錠,以及戒指、耳環、发簪等各類金銀首飾。特别值得一提的是,還有鐵刀、鐵劍、鐵矛、鐵箭鏃等兵器。

早在2015年有專家認為,彭山江口江底,可能藏有兵器。

2015年12月25日,巴蜀文化專家、《張獻忠傳論》作者袁庭棟在接受采訪時表示,彭山江口是川西地區最大的渡口,也是历代水戰主要戰場,最后一次大規模水戰,就是張獻忠大戰楊展。

張獻忠其人

張獻忠江口沉銀一直是历史之謎,其沉銀地點历來眾說繪紜,史學界也對此長期存在爭議,一直是世人关注的焦點。史料記載,張獻忠(1606--1647年),陝西延安人,崇禎三年(1630年)在米脂起義,是與李自成齊名的明末農民起義軍領袖。1644年率部攻破成都,建立大西國政權。1646年張獻忠順岷江南下轉移財物,遭明朝參將楊展伏擊,戰敗船沉,大量財物沉于江底。近年來,在岷江彭山江口段河道施工過程中陸續发現了一些與張獻忠有关的文物,為破解历史之謎提供了线索。

(吳桐 綜編)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