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藥變吸毒:中成藥枇杷露首現成癮者

2017-03-18 21:41:57

十年前,有媒體披露聯邦止咳露成癮問題。十年后,非處方藥“強力枇杷露”,出現了首例成癮患者。


止咳藥水濫用成癮,藥水變‘禍水’(圖源:VCG)

据《南方周末》報道,癱軟無力、手腳浮腫,絕不能再繼續下去了。2017年2月16日,黃俊橫下心,走進了成癮和心理治療中心。42歲的身體,正一天天衰老下去。胃變得脆弱,每餐都吃不了几口,吃完還會吐出來。黃俊說自己快不行了,“越來越像個廢人”。護士測了他的心率,每分钟只有30次,而正常人是每分钟60到100次。

真正的人生早已不复存在,甚至連自己是誰,都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存在著兩個“黃俊”,一個生于廣州,長途貨車司機;第二個則在2014年因治病而起。那一年,很少生病的他咳嗽发作,匆忙在藥店買了瓶最常見的“強力枇杷露”。按照正常劑量,每日三次,每次15毫升。他求治心切,100毫升的藥水三次就喝得精光。

對曾在廣東省第二人民醫院任職的成癮和心理治療中心負責人何日輝而言,黃俊的出現,依然讓他吃驚——從事藥物成癮臨床治療13年,這位中國毒理學會藥物依賴毒理專業委員會委員,還是第一次遇到強力枇杷露成癮患者。作為非處方藥,極有可能,也是國內首例。

食藥總局官網顯示,中國共有118家企業生產強力枇杷露,其中不乏華潤三九、神奇制藥等上市公司。藥品的主要功效為鎮咳祛痰,注意事項一欄通常都會標明:本品不宜長期服用,服藥3天症狀無緩解,應去醫院就診。

和因治病而藥物成癮的黃俊不同,在病房的同一樓層,病友小胡,則屬于典型的“咳友”,高三時被朋友誘入圈子。

絕大部分“咳友”,遭遇相似:他們大多不滿20歲,缺乏判斷力和自我保護意識。與吸毒一樣,從最初的嘗試,到每天一瓶、兩瓶,直至像吃薯條一樣稀松平常。

“聯邦”“奧亭”“立健亭”,這是小胡青睞的几個品牌。它們不含罌粟殼,卻有一种叫“可待因”的成分,強度約為嗎啡的1/4,劑量較少時,可待因有很好的鎮咳效果,加大劑量則能引起中樞神經興奮。“聯邦”“立健亭”中還含有麻黃堿,提煉后可用于制作冰毒。

“止咳藥水濫用成癮在國內呈現一定程度的蔓延之勢,藥水變‘禍水’,對青少年身心健康帶來極大危害。”北大六院院長、北京大學中國藥物依賴性研究所所長陸林說。

查閱食藥監總局、國家禁毒委发布的《國家藥物濫用監測年度報告》,中國精神藥品的濫用情況似乎并不嚴重。2014年的報告顯示,以“安定”為代表的醫療用藥濫用仍處于較低水平(1.3%),遠低于海洛因(56.1%)和冰毒(36.8%)。不過,公開報道中鮮有非管制處方藥濫用的數据,僅在2009年的報告中提及,該數字基本穩定在3.1%-3.3%。

“青少年如此大量的服用精神藥品和非處方藥,主要為了體驗特殊精神效應。”原國家藥物濫用監測中心主任劉志民強調,這种“非醫療用途”的濫用,很容易導致精神和身體依賴性。

對于處方藥濫用成癮,最受業內認可的要數加拿大发布的“應對處方藥濫用危機”國家戰略。禁毒機構、教育部門、藥監、公安和醫療機構相互配合,共同執行“預防、教育、監督監測、執行和治療”五大支柱行動,形成閉環。劉志民說,在社會轉型這一特殊時期除了加強禁毒、禁藥方面科普知識的教育,還應給青少年灌輸正確的人生價值觀的教育。

“下一步,國家是不是打算對右美沙芬、強力枇杷露管理升級?”何日輝有點矛盾。止咳水濫用是全世界共有的問題,但納入“第二類精神藥物”管理,惟大陸一家。“藥是好藥,按劑量服用不會有問題”,他也理解監管部門的初衷,只是覺得,一刀切解決不了問題。

(喬克 編輯)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