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中國研修生窘況:干脏活被性騷擾

2017-02-16 17:48:49

一檔披露日本雇主欺壓中國研修生(即技能實習生)的電視節目在日本引发关注。這檔由日本東京電視台制作的節目披露了中國研修生在日本遭受的處境:高壓、受虐待、性騷擾。


在新宿的歌舞伎町經常會有“募集”活動,吸引各國“研修生”前來應聘(圖源:VCG)

綜合媒體報道,該電視台采訪了一位在日本學習處理紫苏葉技巧的中國林姓女子。這名研修生向記者展示了自己的生活、工作環境:在一個9張榻榻米大小的房間里,包括她在內的7名研修生在此工作,他們負責捆綁紫苏葉。林女士稱,10片紫苏葉綁在一起有2日元收入,時薪只有300日元(日本全國平均時薪823日元,1日元約合0.008,833美元)而且還沒有加班費。此外,這份工作經常要加班到12點。

除了極低的工資,林女士表示這些研修生還會受到生理和心理上的傷害。下班后,他們6個人擠在位于農場的一間簡陋的小屋子里。更糟糕的是,住在不遠處的70多歲的農場主晚上更會對他們進行性騷擾,“他說他很寂寞總是找我們……說跟他一起睡覺”。

然而,当農場主被記者問及是否讓研修生超時工作,農場存在違法用工時,他拿出自己“很早就睡了”,“不知道是否存在這一情況”的理由搪塞過去。当被問及是否存在對研修生的性騷擾時,他更是強烈否認了這一指控。

高危的“研修生”工作

其實日本“研修生”問題早已屢見不鮮。中國僑網曾報道,20世紀60年代,日本企業為適應海外擴展之需,將海外分支機構的当地雇員派到日本進行技術、管理經驗培訓,然后再派回原單位工作。效果不錯,此舉受到日本政府積極評價。

進入70年代以后,日本企業面對日本本土用人成本的上升,一部分企業開始以“研修生”名義,吸收大量外國廉價勞動力,后來,日本本土的各行業聯合會也開始為其會下的中小企業招聘“研修生”。

1993年日本再創設“外國人技能研修生制度”,向來日本學習技能或研修的发展中國家的人,在滿足一定的條件下,发放2至3年的技能研修生签證,期滿回國后仍可再申請。

但事實遠沒有說的那般美好,在日本的外來研修生實際與廉價勞動力無異。据中國網報道,在日期間,研修生大多學不到什么特殊技能。他們通常在建筑業、金屬成型業和食品加工業,從事低端的、勞動密集型的工作,這些都是被日本人排斥的“3K工作”(危險kiken,脏kitanai,累kitsui)。2015年,共有19.2万外國人以研修生的名義來到日本。

此外,研修生在工作中還面臨著不公正對待、工傷事故高发、超負荷加班導致“過勞死”等狀況。

根据日本厚生勞動省2016年8月的數据,被調查的5,173家雇用外國研修生的日本雇主中,有七成違反了勞動基准法或勞動安全衛生法等法律。

不公的待遇和高強度的工作環境讓外國研修生被迫另謀出路,從而“失蹤”。日本《產經新聞》報道稱,2011年至2016年的五年間,“失蹤”研修生人數不斷增加,“失蹤”的中國研修生已累計超過一万人。

《日本時報》2016年的一篇報道稱,2015年,共有5,803名在日研修生失蹤,其中來自中國的為3116人,占到一大半。過去5年,這個數字一直在不斷增加。而那些失蹤的人口,則很有可能成為黑市勞動力,比如從事地下導游等工作。

(喬克 綜編)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