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偉大的作家 中國当代文學缺什么

2017-02-16 03:36:29

與世界上許多公認的大作品相比,当下的中國文學,包括某些口碑不錯的作品,總覺缺少了一些什么。今天,不管怎么說,文學進入了一個相對自由的環境,作家們在寫什么和怎樣寫上,可說享有了相對充分的自主權。何以還是產生不出多少公認的大作家大作品呢,根源究竟何在?中國現在的文學到底缺少些什么呢?


中國有“最美的書店”,卻沒有“偉大的作家”(圖源:VCG)

綜合媒體報道,中國作家創作上的浮躁現象源于兩個尖銳得几乎無法克服的矛盾:一個是出產要多的市場需求與作家“庫存”不足的矛盾。一個作家如果在市場上沒有一定數量的產品頻頻問世,就可能很快被遺忘,于是焦慮感壓迫著作家,不少人只有拚命地寫,對作家自身資源的耗損極大。

另一個大矛盾是:市場要求的出手快與創作本身的要求慢、要求精的規律发生了劇烈的矛盾。這一矛盾更加要命。一個作家如果10年、20年才寫一部小說,就跟不上這時代的文化商品的節奏。現在很多作家身陷于兩大矛盾之中,精神焦慮,甚至虛脫。不少作家的“庫存”因為透支而被掏空了,耗尽了,不但生活積累,語言積累,連知識積累也越來越貧乏。沒有時間充電、讀書,也沒有時間沉到生活深處,甚至都沒有時間好好地“生活”,于是只能變著法兒閉門造車,抓住一點東西就尽力注水,膨化,稀釋,書一出來又希求叫好,以支撑門面。

如果說現在文學的缺失,首先是生命寫作,靈魂寫作,孤獨寫作,獨創性寫作的缺失。與之相聯系的,有一個作家與讀者的关系,市場是通過讀者起調解作用的。最值得肯定的態度還是把讀者当對手――征服與被征服的关系。你得千方百計地以強烈的藝術感染力征服對手,你要提供出使你的對手意想不到的更多新東西,你會因對手的矜持而激起真正的創作欲望和獨創能力。這才是最大程度的尊重讀者,也最有益于大作品的產生。可惜的是,今天逢迎讀者和消解讀者的寫作現象比較普遍,如凶殺、暴力、色情文學,不負責任的網絡寫作、地攤寫作甚至堂而皇之的“成人寫作”以及由出版社策划、從市場找熱點、多名槍手共同協作的“新三結合”寫作。而具有“深度”、“本質”和原創性的征服性寫作比較罕見,這導致了創新精神的失落。

急需強化肯定和弘揚正面價值的能力

20世紀90年代以來的中國小說取得了較大成績,但中國小說精神缺鈣的現象卻也在日益普遍化和嚴重化。90年代以來,中國社會部分人群的精神生態更趨物質化和實利化,腐敗現象大面積蔓延,道德失范,銅臭泛濫,以致人文精神滑坡,這恐怕是不爭的事實。消費、煩、浮躁、自我撫摩、刺激、回避是非、消解道義、繞開責任、躲避崇高等等,几乎成了90年代以來中國小說中較為普遍的精神姿態。

正是在這樣一种思想文化空氣之下(当然不是全部),中國当下文學的營養不良,底氣不足,資源不丰,傳統不厚,思想不深刻,精神價值的難以整合和確立,就明顯地暴露了出來。就現在的文學本身而言,其“最缺少”其次表現在缺少肯定和弘揚正面精神價值的能力,而這恰恰應該是一個民族文學精神能力的支柱性需求。今天的不少作品,如新鄉土寫作,官場文學以及工業改制小說等等,并不缺少直面生存的勇氣,并不缺少揭示負面現實的能力,也并不缺少面對污穢的膽量,卻明顯地缺乏呼喚愛,引向善,看取光明的能力,缺乏辨别是非善惡的能力,缺乏正面造就人的能力。

(喬克 綜編)

相关閱讀
免責聲明:本文所載資料僅供參考,多維新聞對該資料或使用該資料所導致的結果概不承擔任何責任。

網友評論 熱門評論 facebook評論

提交
注冊

【聲明】評論應與內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穢等詞汇的字句,將不予发表 >>

Facebook

Twitter